业委会贪污腐败谁来管?

业委会贪污腐败谁来管?

不免掉物管费,就要炒掉物管;吃喝玩乐费,要物管报销……一些小区的业委会及其委员,近年来开始以权谋私(www.ddLg.com.cn)。业委会贪污腐败谁来管?

“不给钱,我们就带业主闹事!”2004年底,广州某小区业委会主任黄某,因涉嫌敲诈被警方逮捕。黄某六七次带领业主上访维权,并以此为借口向开发商3次“借款”26万元。黄某还以业委会名义,私自与管理处签订协议,将小区的架空层出租,个人牟取暴利。

物业公司私底下给业主委员会好处,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如果没有满足他们的额外要求,业委会这么急着要炒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开会要到星级酒店,要续约的一个主要条件是要每年交给业委会多少万元‘创收款’”这一现象的存在普遍性。

机制:权威性有待加强

如:“一栋楼有12户业主,楼上的邻居都是反对票,结果一统计出来,冒出了11票同意。你说这样的投票还合法吗?还有效吗?”调研中,某小区业主W先生对业主委员会颇有质疑。课题组发现,虽然业委会必不可少,但工作机制有待改善。大多数业委会通过上门发放选票的方式解决开会投票的问题,而这些发放、回收、统计选票成了一个很容易暗箱操作的环节。

凡此种种,使得业主委员会的地位与权威性大受挑战。而这种现象对业委会的维权工作显然不利。其次,业主们的参与程度不够,民主意识不强,例如,在很多小区,召开业主大会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对“您参加过小区的业主大会吗?”这一问题,有71%选择没有。

一些小区的业主也因此对业委会产生了怀疑,“我们交上去的钱,到底都花在哪里了”?

据悉,目前,少数小区的业委会掌握了小区管理权,也掌握了资金,一年拿到的公共收益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其工作人员除可拿一定数额(每月300元到1500元不等)补助外,还拥有对公共收益的大部分支配权。

一个维修资金,一个大的小区是上千万,小的是几百万,做一个工程回扣20%、30%。所以我们这里要呼吁的就是业主要注意,对进入业委会的成员,一定要提防他们的动机,他们进来是做什么?

建议:“闲人政治+ 智囊团”

为创建一种更加和谐的业主维权与城市社区治理的关系,课题组提出了一条建议:建立有效公正的维权组织:“闲人政治+ 智囊团”。尽管业主委员会的权威性受到质疑,但课题组仍然承认其在当前的作用,关键是人选。所谓“闲人政治”是指业委会的委员们,是那些退休的老干部。

因为他们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来从事小区的工作,解决很多小区业委会有名无实的问题。但是,小区的公共事务毕竟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需要各种各样的专业知识,还要丰富的社会资源。所以又提出了外加“智囊团”的设想。也就是说,让小区里的法律、管理、经济等行业的专业人士充当顾问的角色,为小区的公共事务出谋划策。有效地利用他们的知识才能和社会资源。

如今,业主委员会已成为维护小区业主权益的重要组织。然而,一份调查报告在肯定业主委员会作用的同时,也透露出在当前相关机制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业主委员会这一组织也存在一些不可忽视的问题。南京近年来出现的物业纠纷和业主维权事件数量较多,影响较大,并具有很强的代表性。昨天下午,受《南风窗》委托南师大《业主维权与城市社区治理》课题组公布了来自南京的“实证报告”。报告中各方观点的冲突,或许正是当前物业管理行业业主与管家“结婚”后又频频“离婚”的原因。

一些市民认为,虽然根据《物业管理条例》,业主和业主大会都有权监督业委会,但对监督权的行使、监督机构、监督方式等并未明确规定,“人人监督、人人都不能监督”,难免发生个别委员假公济私。

而部分业委会成员则表示,业主消费心理不成熟、物管知识贫乏导致非理性维权,也是业委会及其委员蜕变的一大原因。不少业主认为,只有与物管企业分庭抗礼才能维护自身权益。一些私欲膨胀的业委会成员,就借机鼓动业主以不交物管费处理物管纠纷,达到个人目的。

对此,人大代表表示,公共收益掌握在少数几名业委会委员手中,如不严格监督,滋生腐败几乎是必然的。对业委会财务的监管,政府应加强指导力度。市人大代表黄镰认为,不论是业委会委员还是业主,都应加强学习有关法规。在财务管理上,加强公示,使财务流程更加公开和透明。

实行“财务公示”。业委会把资金收支情况,通过海报或网络论坛等告知业主,并接受业主质询和建议。

必须成立一个对小区业委会的监督机构,特别是对权力和财务的监管,且须和业委会完全脱离。他建议,业委会可从业主中或社会上聘请会计、审计专业人士,监督业委会运作和财务状况。

减少内部暗箱操作机会。不过各业委会对财务状况的监管仍不规范,很多业委会只有一个出纳,没有专业会计和审计人员。

主营产品:搪玻璃反应釜,搪瓷反应釜,搪玻璃反应罐,搪瓷反应罐,开式搪玻璃贮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