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化人才培养模式 支撑家政服务业纵深发展

优化人才培养模式 支撑家政服务业纵深发展

梁小燕

当前,影响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变量是新冠肺炎疫情(www.gjfy.com.cn)。各级政府须施策,加强对中小微企业的扶持,积极扩大居民消费,促进生活服务业正常经营。

家政服务业作为新兴产业,对促进就业、脱贫、保障民生具有重要作用。2019年,我国家政服务业经营规模逼近7000亿元,在册家政公司突破70万家,家政从业人员达3000多万人。目前国际疫情蔓延,对我国家政服务业发展既是挑战也是机遇。通过转型升级,家政行业可实现纵深发展,即由低端服务转型为高端服务、由粗放式发展转型为精细式发展、由中介式管理转型为员工制管理,其中人才培养模式的优化升级是家政行业转型的核心问题。

近年来,家政服务人才需求市场与家政服务人才供给市场存在几大矛盾——

,复合型高素质家政人才的需求市场与单一型低水平家政人员的供给市场之间的矛盾。随着城乡居民消费能力不断增强,家政需求呈现多样化、个性化和中高端需求增加趋向,家政服务产业进一步细化为20多个门类、200多种服务项目,其中初级家务劳动服务和智慧型、专业性服务相结合的家政服务需求市场扩大。现有家政服务人员准入门槛较低,大批缺乏行业理念、未经系统培训的贫困妇女进入家政行业,难以满足家政行业对复合型人才的需求;国际疫情蔓延情况下,亟需国内人才弥补菲佣用工市场缺口。

第二,庞大的家政培训需求市场与少量专业培训人才供给之间的矛盾。家政行业近几年蓬勃发展,但同质低质竞争激烈,行业缺乏统一标准。为规避风险,许多企业采取中介模式,成为家政服务人员与消费者之间的平台,将更多精力投入到“销售”环节。为数不多的家政学专业人才即使进入家政行业也是长期跑销售,学不能尽其用,加剧了家政行业热、专业冷现象。强化从业人员培训是家政行业提质的关键,而现有大量培训教师缺乏相应资质,导致家政从业人员技术含金量和职业素养较低,行业标准化建设进展缓慢。

第三,居家和社区实体服务需求与“互联网+家政服务”市场供给模式不匹配的矛盾。家政业从本质上说是一种“在家经济”,需要紧密的情感联系、依托家庭和社区发展。目前家政服务信息主要通过互联网平台供给,服务者与平台以及消费者之间信任感不足,导致家政行业潜存信用危机。同时家政服务的社区网点尚处于起步阶段,严重阻碍了家政行业的纵深发展。

上述矛盾,应着力做好以下工作——

,建立家政企业发展与高校人才培养的融合机制。各级政府应组织人社部门、高校和家政龙头企业共同规范家政培训人才资格认定标准和机制,提升家政培训人才的学历水平,发挥家政学专业培训功能和服务家政行业发展的智库功能;优先投资家政类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项目,加大家政培训市场培育,加大困难学生、失业人员、贫困劳动力等群体的免费培训力度,加大现有家政从业人员“回笼教育”力度,有效提升其综合素养和专业水平。高校应针对家政行业不同门类建立完备的教育培训模式,加强家政服务、健康管理、养老照护、母婴照护等课程体系建设;强化校企合作,建设家政专业学生实训实习平台,提高育训结合力度,着力培养应用型高素质家政服务人才。政策层面应鼓励“订单式”人才培养,加大对家政专业学生的资助,为家政行业提质工程提供人才支撑。

第二,推进家政企业员工制建设。员工制有利于企业落实提升从业者素质和信誉等级的实体责任。应以企业为载体,建立复合型家政用工体系和多层级薪酬体系,满足市场对人才层次的差异化需求。加大家政行业信誉体系建设力度,建立家政企业服务信用信息平台系统和从业人员个人信用记录注册、评价和管理系统,开通家政从业人员职业背景信息验证核查渠道,完善家政服务人员在线健康档案和持证上门制度。

第三,推动家政社区服务点与“互联网+家政平台体系”对接,打造现代家政服务业。家政服务属于“接触性服务”,疫情导致家政企业复工难、进小区难、入户难,而常态化疫情防控为社区家政提供了发展契机。政府、高校、家政行业协会应携手共建家政行业发展中心或者实行联席会议制度,整合各种资源,推动家政行业提质扩容;应支持家政企业完善“互联网+家政平台体系”建设、在社区设置服务网点,发挥社区家政“全屋深度消毒”、家政保洁保健服务、养老扶幼服务、社区生活修补等多重服务功能,激发多层次、多样化社区家政需求。政府应重点培育一批家政服务示范社区,以政府购买、居民付费、企业投入等多方投资为特色,让居民享受到更优质的家政服务,形成政府、企业、居民共赢模式。

(作者系湖南女子学院家政学系主任、博士)

主营产品:搪玻璃反应釜,搪瓷反应釜,搪玻璃反应罐,搪瓷反应罐,开式搪玻璃贮罐